敦珠法王之最後祈禱文

 

福德法幢上師序

吾師 敦珠法王生平著作甚多,若經義、若律疏、若論釋、若宗義、若修軌、若史傳、若讚頌、若論文,應有盡有,已出版者,凡四十八西藏巨函,不唯著作等身,抑且高過於身矣。

西元一九八一年秋, 法駕重蒞香江,承事之餘,詔銳之而言曰:「達賴喇嘛謂余:『爾寫作如此之多,從何處找得如此多之資料?』但我都是有需要,任運而作者。」

近年 師以耄?高年,且為眾生多病,而常示寂,著作較疏。此祈禱文之作,以 佛母夢見曾與作伴之女子,向之啟請「要向 法王請寫祈禱文。」醒後忘卻。其後復夢催請, 師以現存祈禱文太多,而持誦人少,卻之不寫;及後再求,師意似動,竟以事忙而置之。迨彼女子如前出現,說:「我請求之祈禱文,有大需要,不是小事。」如此重要, 佛母再請, 師乃啟請蓮師,「使能具足意義,求加持!」其值得重視可知。及 師既示寂,成為最後之文,尤應珍惜。

敦珠法王最後祈禱文敦珠法王最後祈禱文

前年嘉得滿都參禮法體之會, 佛母以告:「 師成此祈禱文後,飭即寄爾,即譯漢土文字,以饒益漢人。」恩重如山,聞之感激流涕;恭奉而歸。

其後以逢迎 佛母及兩女參訪香港台灣。繼而在臺南南化鄉關房,與高雄金剛乘學會,先後閉關百日。在高雄學會關期內,晚上更開示大幻化網導引法,及仰兌; 師諭雖時刻未忘,但已無暇顧及。

林崇安同學已將此文譯妥呈閱,乃仔細從藏文校閱,大致不差,微有不順者略加修改,公諸本刊(金剛乘季刊),且定期講授,使作常課,上副 師之恩賜;於此發露懺悔,已誌吾過。

民國七十九年端午節

舒囊卓之贊青劉銳之發露

 

楚英窩錫上師序

偉大佛陀之勝利教法就如乘七騎之大日,以智慧光明驅除無名黑暗,普照遍及十方。鄔金大師之不共巖傳教法更以殊勝之授記,針對末世障蔽迷亂,適時開發指引苦海漂流中之有情。 吾師福德法幢金剛上師於 法王敦珠甯波車座下領受教傳巖傳兩派傳承,於漢地早已廣演密教饒益有情。余得 敦珠佛母授敦珠新寶藏之傳承後,謹繼其志,於港台及澳門三地與諸子同修 蓮師巖傳法要及 敦珠新寶藏殊勝教法,深感 法王教授如熱惱中之甘露,四時十方眾生得以共浴。

法王敦珠甯波車公認為當代完全證悟之上師、偉大巖取者及甯瑪派首任最高精神領袖。

法王著作等身,然常以平實自然之心意流露開示佛法之精蘊,本祈禱文「自知己過、隨念皈依境、悔過及正願取捨之祈禱」即其中之一。

TEST黎上師與林崇安教授合影

法王曾於《吾心忠告》中開示,佛法雖然浩如煙海,但可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四句總攝。而如何莫作諸惡、如何奉行眾善,本祈禱文所開示可謂如明燈指路矣!

此頌文既為 法王心意流露,亦親自得蓮師之指示,特別針對現今時代之「意巖」。誠為法王圓寂前所造之最後祈禱文。

嗣後,祈禱文得林崇安師兄譯出、由 福德法幢上師開示,並於港台各學會之法會中諷誦。林師兄隨侍 上師多年,曾為台北學會會長,通達顯密佛法及藏文,並教授西藏語言多年,撰寫佛學專著多本。去年林師兄為各同學解說祈禱文中之義,更由林雪芬同學記錄,結集成注釋。全書共分三十頌,每頌四句。以林師兄之譯文再由其注釋,可謂相得益彰;得其允許,將版權贈予金剛乘學會,即指示盡快出版,以利益一切如母有情。

願於此末世昏亂中, 法王之教法如無死甘露,猶如 法王所授記,無論聞之、讀之、思之,均得解脫,得世出世成就,此為序。

未年藏曆六月初十蓮師誕吉祥日

敦珠新寶藏傳承人 - 楚英窩錫(黎日光)謹序於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