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山緣起略述

民國七十七年六月初,蔡河源會長以無比興奮的心情通知我說:「 師佛法駕臺南勘察山坡地,初步判斷,認為適合閉關使用,但為了避免日後使用上之困擾,似不宜和會外人士合資承購....。」,且謂鍾師姊強調:「最好能夠買下來..。」云云。

本來蔡會長之利他精神,我一向敬佩,當下我更深受蔡會長那股無畏之菩提心所感,大喜之下,乃合議準備籌錢,並於六月十五日,寫下了紀念性之一頁──簽立買賣契約,揭開了另一個弘法利生道場闢建之序幕。

雖然買賣進行過程上,所謂的「好事多磨」──因為事實上調錢的行動,並不太順利,但所幸大家有志一同,乃使初步之付款,得以支持過關;爾後,更承蒙臺北林崇安會長之大力告貸、鼎力共襄勝舉,始完成了支付買賣餘款之事宜。

緊接著,蔡會長隨即依照 上師之指示,開始了規劃、興建關房、佛塔、廂房、寺廟等等一連串之準備工作。而於此最值得興奮者,即為七十八年四月間,有幸得以恭請 敦珠佛母法駕親臨而加持之,實為此一閉關聖地,平添了一份可喜之因緣。又,臺北羅光超師兄,得 上師特許,南下閉關中心,運籌帷幄,配合擇日、動土等事,出力出心,公而忘私,令人欽佩、贊嘆不已。

原本,意欲闢建一個修持弘法之道場,即須諸多因緣和合,並非一件易事;更何況,我們的學會,一向「不捐外界資財,不受善信供養」。所以,整地頻頻耗資,財源已相當困難,而興建關房在斥資上,更是處處「促襟見肘」。於是,在百般無奈之情況下,蔡會長乃有「私人關房」之提議,惟此乃巧婦難為無米炊,經費無力以承擔之權宜措施;借此,亦可知修行人為求方便於弘法利生之事業,實應廣積福慧之資糧,應共勉之也。

在此須順便一提的是:「依 上師指示──待他日學會有錢時,關房應全部收回。」;因此,發心購買關房的人,實即發心無息借款給予學會者。想諸位師兄,發心購買關房以實踐修行、弘揚佛法,理已深知 師訓──「發菩提心、勿著名利」,本無庸贅言;但此一閉關中心發展過程之護法因緣,則不得不說,一來略誌嘉勉,並聊表敬意也。

前此不久,蔡會長於梅雨季節裡,倍盡辛勞,夜以繼日,不停地督導趕工以興建關房,果然不負眾望,於七十八年七月十日,完成了護關及閉關房各兩間。七月十一日, 上師及鍾師姊,率先由五會弟子凡四十五人,冒雨相送入關,情節極其感人。十月二十日, 上師出關,各會前往接關之人數計百餘人,場面非常殊勝。閉關中心能得 上師此一悲願加持,意義不凡,自是不在話下。

目前,閉關中心由於本會五個分會之師兄們一再地同心護持及 上師之慈悲呵護,已孕育出了一個雛型規模,及遠程發展的標的。而為了促使自利利他、公開弘揚無上密法之事業,能夠更加拓展,及進一步發揚甯瑪派之宗風;於今之計,依世俗諦之因緣來說,解決財源拮据問題,似為當務之急。

因此, 上師乃採納了高雄王俊雄會長之建言,並指示──「目前之首要工作,以宣傳、籌建傳統西藏式之佛塔為主。」因為如此,一來得以供養往生之先人,並廣結善緣;二來亦可籌款興建藏式之莊嚴佛廟,以利樂有情。

至於,有關目前已完成之近三十間獨立式關房,所必須訂立之管理守則,依 上師所言──「為免訂之草率、貽笑他人,將研討後再詳訂定以公佈之。」,同時,為了稱呼及宣傳上之方便,乃求得 上師恩准並賜名此山為「密宗山」,此即密宗山殊勝命名之緣由也。

密宗山,位於臺南縣南化鄉菁埔寮,群山環抱,景物怡人,目前佔地大約十甲多。自購地後,始得 師佛特別之加持,瑞象已有萬千;次有 敦珠佛母蒞臨之因緣,殊勝更難以言喻。我們期待,所有具足信願,發心到密宗山閉關中心潛修之同學,皆能深具長遠心,重法行持、精進不懈。

最後,簡單以 師佛閉百日關後之特別開示──「發菩提心、嚴戒精進」,作為結語,並祈共攜手菩提道上,得大成就、早證圓滿。願互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