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者敦珠甯波車(1904~1987)

聖者敦珠甯波車

黃毅英恭譯自「中道」雜誌第62卷第一期
刊載於金剛乘季刊第三十五期

甯瑪法王 敦珠甯波車

甯瑪法王 敦珠甯波車

聖者敦珠甯波車,智者移喜多傑,當代傑出的瑜伽者、學者與修行大德,已於西元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七日在法國示寂,世壽八十二歲。他是被一致地公認為由八世紀蓮師傳入藏土之最古老西藏佛教教派甯瑪派之最高精神領袖。

敦珠甯波車於一九○四年六月十日降生於西藏東南,蓮師四大隱蔽聖境之一的啤嗎角省份的一個望族。他隨即被認出為以取出普巴金剛法要著稱的大巖取者敦珠甯巴(1835─1904)的轉世。敦珠甯巴的原意是前往開發啤嗎角的祕密勝境的,但因為始終不能成行,所以授記下一世將生於該地再親自開發。

根據降生傳記,敦珠甯波車實為第十八代轉世,其先世包括不少印度和西藏的佛教大德。於般涅打拿那渣佛出世時,第一世具力金剛曾發願成賢劫的最後一佛,第一千佛聖者無邊光。於印度,他降生為釋迦佛之大弟子舍利,為大成就者薩羅哈,鄔金國王因渣菩提的大臣茲拉尊。為八大持明之一的空遮伽雅。於藏土,降生為蓮師廿五大弟子中的佐賓車聰譯師,為前往藏土的印度班智達以配合新舊交替期的密的渣拏,為首先完成甯瑪大經論的「戎」族法之賢善,為康地嘎託寺建立者之正士善逝(1122─1192),為竹巴噶居始祖的具德令遮野巴,為忽必烈時期管治西藏的迦法王發思巴(1235─1280),為康地著名瑜伽者「宗」族卡那巴,為前藏大成就者「海」族法源,為開發藏土東南普和巖庫的大巖取者飲血伏魔金剛(1615─1672),為重振噶託寺的福德德尊,為智悲光尊者的上師伏魔若巴。未來,則據授記,將為香拔拉國王金剛尖銳。

敦珠法王曾隨學於當時最具功德之上人。他首先追隨啤嗎角的堪布雅登修學。於十來歲時,得進入中藏大學寺,如閔忠岭、多札仁橧及塔遮聽寶岭等。他亦曾赴前藏的嘎託,翟青等大學寺修學。其後重返閔忠岭專修甯瑪傳統。其傳承之上師,著者包括了馮剛瑼世朱美即當汪布,即龍千尼爭巴忠尼,珠美菲的柯渣及勉岭多精南楚嘉錯等。

法王的主要弘利事業在於中藏。除繼承了閔忠岭的傳統外,更在啤嗎楚岭及其他南藏剛布及普和等地建立道場。很快,他便以修證之光芒及學問之卓越而名聞於全藏。

法王除了是唯一擁有所有甯瑪傳統中豐富傳承的人,更是一著名的巖取者。他取出的巖傳法要已廣為修習,他更為西藏佛教的最終教授,大圓滿教導師。法王更且被視為  蓮師現存之攝集體,於今世的代表。身為上師中的上師,他為西藏諸大德公認為最具印證心意自性的權力和加持力者,所以不少大德也派遺其弟子前往接受心意之傳授。法王更是當今不少著名喇嘛的上師。

法王以其多產著述及精確學理,馳名於世。他的造論以廣博見識及展露一切佛教傳統見稱,這包括了詩歌、歷史、醫藥、星相及內明。以華茂詞藻,法王具有披露如水晶 般通明的大圓滿教授的特別才華。最近在印度刊行的全集中雖達四十大函之巨,然仍非他著述之全部,而以「佛陀教法基礎」與「甯瑪教史」最為風行,這兩本書均是他剛抵印度時之著述而即將以英文印行。(按:「甯瑪教史」即  劉銳之上師所譯之「西藏古代佛教史」1969 年香港出版。)

「甯瑪教史」這本不朽巨著提供了西藏佛教發展的最新資料,而至今仍為最具權威性的文獻。受到達賴喇嘛的邀請,法王亦撰寫了西藏的歷史。法王另一項主要的工作在於鑑定,修正與編纂不少古代及現代的典籍,其中包括了甯瑪教傳派的全部典籍,這是他在七十四高齡才開始的大計。法王的私人圖書館為藏土以外收藏寶貴手卷及典冊的最多者。

法王離開西藏之後,定居於印度的噶林邦、及後於尼泊爾的嘉德滿都。當西藏文化瀕臨毀滅之際,法王以他的教授,及著作在離開藏土的西藏社會中,成了推動文化復興的中心人物。他於印度及尼泊爾奠定了不少主要的修法中心,包括噶林邦的僧託裨利、鄔尼沙的多道樂頓岭及位於楚啤嗎及大白塔的寺廟。他更大力推動位於薩爾勒的西藏深造學院中甯瑪系統的學習,他不斷傳出其巖傳法要及其他重要的灌頂與教授,包括了甯瑪卡瑪、甯瑪密續及巖傳寶庫。

當法王八歲之時,與其老師(偉大巴祖甯波車的入室弟子)鄔金楚朱嘉錯學習寂天菩薩的入佛子行論時,當他們完成了第一階段時,其師命他以法螺向四方吹響,發覺向東及北吹的音較短、向南較長,而向西吹時則最長。此為對他將來於何方弘化的吉祥預兆。於東面的康地為敦珠甯巴的降生地,故其大行已十分活躍。於南面的喜馬拉雅山區的不丹、錫金、尼泊爾及拉達克,敦珠甯波車有數千弟子;數年前,法王曾計劃於嘉德滿都為數名大喇嘛教授,豈料二萬五到三萬的弟子由印度及喜馬拉雅山各趕至欲接受此教法。

於十年前,以健康違和及高齡,法王長期留於西方,而成功地建立了甯瑪的傳統,以應西人對密教的興趣。法王建立了不少主要的中心,包括法國的多傑甯波和鄔金桑耶楚岭及美國的移喜甯波,鄔金楚宗等等。於這個歷史階段,他不倦地傳出教授及灌頂,在他的指導下,不少西方人修習較長的閉關法。敦珠甯波車亦曾週遊於亞洲諸國,於香港,他有眾多的弟子及一興盛的中心(譯者按:即金剛乘學會), 而他曾三度前往訪問傳法。

於一九七三、七六及七九年,蘇尤甯波車的邀請,訪問倫敦,其時,蘇尤甯波車充作繙譯及侍從。於一九七九年,法王於整個五月留在倫敦西北、蘇尤甯波車的中心、翟青鄔金楚岭,及後發展而成為明體中心(譯者按:此文即由明體中心撰寫的)。 他於倫敦中部主持了公開講座、灌頂及教授,及對一少數人傳特別之大圓滿教授。該時攝製了一套獨一無二、關於他的傳法及修法的十六厘米電影。

在此之後,法王主持了幾個在法國鄔金桑耶楚岭的暑期閉關,不少英國弟子亦有參加。最後,就如法王常自我形容為「敦珠散人」與其眷屬定居於法國博都,在那裡,他於八四年八月給了最後一個大型的公開講座。其子仙藩甯波車一直為法王的私人理,將會成為敦珠甯巴傳承的法嗣。

雖然敦珠甯波車已為完全證悟的大師,每天他都於太陽初昇前修法;於早上,他會為所有皈依他的人祈禱,而於黃昏則為亡者修法。他不斷為所有曾見他的,聞他的、接觸他的、甚至想起他的人祈禱,加持他們得解脫,以圓滿敦珠甯巴的一個授記──法王當如此解脫無數的眾生。他常盡量令各階層的人士接觸到他,而所有能幸運地接觸到他的人都會被他的熱誠、平實和活潑的幽默感所感染,同時又會驚訝於其出現,深遠智慧及學識廣博。

敦珠甯波車為一無上覺悟的上師,而於甯瑪佛教傳播,佔有一重要地位的大德。這一代宗師的功德實超乎言說,而只有用至高無上的詞句來形容,而他確擁有至高無上的每一面。(譯者按:欲知  敦珠法王之降生事蹟,請參閱  劉銳之上師所譯之「敦珠上師降生傳記」,金剛乘學會出版 。1963,及「西藏甯瑪法源歷史讚頌」,金剛乘全集。1985)

銳之按:民國七十一年,西元1982年,吾  師法駕第二度蒞港,承事之暇,曾以吾  師本生簡史為講;竟承  開示(由仙藩師兄譯出):「西藏規矩,弟子請  示本生簡史等於請  師涅槃」。當時懺悔不遑,從此不敢再請。隨念可於  師之著作得之,因此極力改學藏文,以求展讀。惟以生就鈍根,多年未能通達;遂致事與願違,三讀此文,不勝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