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載於金剛乘季刊第十三期

寗波車降生傳記,係於二十三年前,求法於印度之噶林邦,偶於照像館中,見有一幅描述吾 師過去世及未來世等事蹟概念之畫圖。此種畫圖,西藏音為湯嘉,必須根據一本名著,加以圖寫懸掛,以資景仰者。因購得之,乃知為授記吾 師歷代之名號,示其法相。於每世示寂後,即將下一世之童眞法相,移至中央;遂請示其要節。至再至三,情詞懇切,乃蒙就蓮華生大士所作之巖傳授記,及師之持明前生,亦作如是授記,遂抉要以傳焉。

西藏密乘行人,對成就者之傳記,非常重視。不獨對此景行,有高山仰止之心;而於夫子歩亦歩、夫子趨亦趨,收模仿思齊之效。因乞傳授,譯成漢文,大幻化網導引法於民國五十九年印行時,即已將此傳記,冠諸卷首,以伸敬仰。

此傳記為蓮華生大士之巖傳授記,當然眞實不虛, 師之第一世名具力金剛,為賢劫千佛之根本上師,千佛是由他所勸而發菩提心者。第二世為釋尊弟子中智慧第一之舍利弗尊者,祇此兩世之無量功德,已不可思議。

師今世為第十八世,其第十九世名金剛尖銳,乃時輪金剛剎土香拔拉國之王子。當今舉世皇皇,大有世界末日之將臨,岌岌不可終日之慨。又憶於十年前,曾聞美國有退休將官多人,從南極及北極等處深入,發現有如佛家所述之香拔拉國。可知時輪金剛世界,已出現於人間, 師下一世為彼國王子,真堪慶祝。 師再下一世之二十世,名無邊光,為賢劫最後之一佛,聖蹟如此,應作祈禱。前年朝 師於尼泊爾之嘉德滿都,承事之餘,談及香港, 師大讚美,深致欣賞之情懷;因請再度駕臨,祇作旅遊,勿事弘利,已得允許。去年夏間忽奉諭函,決定蒞港,除將巖傳秘密高法,擇要傳承外,並公開普傳蓮華生大士法、千佛灌頂、及意與治療之講座,聞訊之下,雀躍萬分。以既將密法普傳,便應將 師歷世傳記,廣為傳布;乃將前譯之降生傳記飭弟子再譯成英文,因此中英對照,精美印行。

概自西藏易色,所有大德,均逃避他邦,我 寗波車當亦不能例外。於是歐美各國,法緣大興,然根器未深,高法難於接受,此釋尊所以初示小乘,密法所以始於作密也。 師知其然,而婆心悲切,一以弘法利生為懷,惟有為令可行,卑之不作高論,遂有「諸聖心要」、「敦珠新寶藏」之作,使譯成英文以行世。前者為破世俗凡夫之執著自我,歌詠以警誡而驚覺之,有如吾人漢文之勸世文,金也空、銀也空,「一筆勾」等,俚俗而深入人心。後者則於學密基礎之四加行,略為介紹,簡單而握要;初機者得此,有如妙法蓮華經所說疲者得止息之化城。因飭譯成漢文,合訂成本。初學者謮此,可為除執及入密之階梯。已受密法薰陶者見之,必將覺得一般開經偈有云:「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眞實意。」今得聞即身成佛之無上密法,且已過化城,直趨寶處,其殊勝為何如耶?若讀而比較之,則慶幸之心,悠悠生起。

若千佛灌頂,昔人已有兩種譯本。見於藏經。我 寗波車第二十世,為賢劫千佛最後一佛之聖者無邊光,親賜灌頂,尤覺親切而相應。千佛名號,經已譯出,並付梓人,並不復贅。

中華民國七十一年第二壬戍秋九月舒囊卓之贊青劉銳之謹跋